1. 首页
  2. 脱贫攻坚
  3. 正文
点击显示栏目

脱贫攻坚

铁王村贫困户王少峰脱贫记

  • 来源:机关党委
  • 发布者:机关党委01
  • 浏览量:

铁王村贫困户王少峰脱贫记

       

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区三张镇铁王村是秦岭北麓土塬上的一个小村庄,零河从它身旁静静流淌,见证它千百年的历史变迁,也见证它脱贫攻坚奔小康的点点滴滴。

铁王村辖两个自然村,五个村民小组,共有387户,1203人;全村土地面积1218亩。2014年建档立卡时,村上有118户贫困户,贫困人口411人。在党和各级政府的关心支持下,在西北政法大学帮扶下,2017年铁王村实现了“脱贫摘帽”,贫困发生率降为2.7%,贫困户减少到15户,其中,6户属于孤寡老人“五保户”,4户属于有劳动能力暂未就业的,王少峰家是另外5户中,因为人口多、劳力少,较难脱贫的一户。

2014年全家总收入1.2万元,到2019年实现脱贫,再到今年总收入将达到6万元以上。王少峰一家走过了一段很有“温度”的脱贫路。

精准扶贫,脱贫路上一个不能少

西北政法大学始终把扶贫的政治责任记在心里,扛在肩上。校党政领导带头,职能部门、驻村工作队齐心协力,用心用情用力开展“两联一包”驻村帮扶工作。2017年铁王村脱贫摘帽后,学校针对15户尚未脱贫的家庭,重新制定了“结对帮扶方案,领导带头,部门跟进,主动“认穷门、结穷亲”,精准帮,精心扶,不让一户一人掉队。

王少峰家中6口人,只有一亩多地,王少峰的父亲已经丧失劳动能力;3个孩子分别上初中、小学、幼儿园;其妻整天忙于照顾家里老小,全家人生活的重担都压在王少峰一人身上。家里两间旧房子,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墙体裂缝,墙皮脱落,房顶漏雨的痕迹十分明显。3个孩子都穿着破旧且与自己身高体型不相符的衣服。“我家里穷,什么都没有,恐怕你们想扶都扶不起来。”校领导在王少峰家走访时,王少峰明显对脱贫信心不足。校领导和驻村扶贫干部一再鼓励他:“你要坚定信心,习近平总书记说,脱贫路上一个都不能少,我们一定帮你脱贫。”

校长杨宗科主动选择王少峰这家“穷亲戚”结对帮扶。“少峰,莺歌、佳辉这俩孩子很聪明,一定要让他们好好读书,生活上有困难给我说。”“少峰,快过年了,这是我给孩子买的新衣服。”“少峰,年前这段时间在家,把后院清理出来,年后咱把养鸡场办起来。”杨宗科每次来到王少峰家,不是关心孩子的学习,就是指导他家如何脱贫。几年间,学校先后有5位校领导带领职能部门的同志20余次到王少峰家走访、调研、送温暖。乐居方能心安。学校和村上一起帮王少峰家加盖了二层房屋,房子不漏了,房屋面积扩大了,居住安全有保障了,王少峰在外打工安心了,收入增多了,日子慢慢好过了,一家人心里开始踏实了。

杨宗科走访慰问贫困户王少峰

先扶志再扶智,一定要帮他家拔穷根

西北政法大学始终把教育扶贫放在重要位置,以阻断贫困代际传递为目标,帮助王少峰拔除穷根。驻村工作队的同志每次来到王少峰家,总是把几个孩子的学习当作最重要的事情,仔细了解孩子们的学习情况,帮助王少峰一家充分认识教育脱贫的重要意义;鼓励孩子树牢读书初心,刻苦学习,发愤成才。周兵同志在任铁王村第一书记期间,坚持每周给孩子辅导功课。

周兵为王少峰大女儿辅导功课

2019年11月,学校新派驻铁王村扶贫工作队第一书记陈同法、队长于文祥、队员朱向明入户走访。王少峰看着工作队员手中不曾停歇的笔、记得密密麻麻的本子和各种表册,似乎产生了戒心,说话不多,心气不高。  

再次走访时,驻村工作队员们什么都没带,看到屋子里衣服鞋帽乱扔,台阶上下、院子里垃圾、杂草较多,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就干起活来。王少峰一下慌了脚手,赶忙吩咐妻子和孩子一起拿起扫帚、撮箕、抹布,扫垃圾、除蛛网灰尘、擦桌凳、归置物品,里里外外一顿忙活。

院子干净整洁了,房屋亮敞,人心顺了,精气神自然就好了。没有了之前的拘谨和距离,话匣子自动打开。大家敞开心扉,你一句、我一言,说个没完。谈到娃们上学时,王少峰眉头紧凑说,“大女儿在镇上住校读初中,老二读四年级,小的明年要上幼儿园。家里的困难你们也看见了,大女儿怕只能初中毕业让她外出打工,自己养活自己算了。”

原来王少峰的心病是担心供3个孩子上学负担太重。在接下来的几次走访中,驻村工作队员跟王少峰反复讲解国家的义务教育政策和政府对建档立卡贫困户的扶持措施。从学费、书本费全免,到初中生每人每年可获补助1250元,小学生可获补助1000元,上幼儿园可获补助750元,上大学后,国家的资助、奖励也很多,不会让孩子因为穷而上不起学。通过耐心开导,王少峰思想包袱没了,对孩子的未来有了新的憧憬,表示一定要让孩子好好读书,让娃们通过读书改变命运。

后院办起养鸡场,收入不停往上涨

根据王少峰家耕地少、缺劳力,无固定收入情况,2019年底,学校驻村工作队为王少峰家制定了发展家庭乌鸡养殖稳定脱贫方案。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购买乌鸡增加了很多困难。王少峰在多次寻找乌鸡货源失败后开始打退堂鼓。他给驻村工作队说,想改养市场上能买到的白羽鸡。

驻村工作队得知王少峰的想法后,给王少峰分析市场行情:白羽鸡蛋售价3.5元左右/斤,散养乌鸡蛋售价1-1.5元/个。如果改养白羽鸡经济效益太低。另外,已经进入4月,如果养殖幼鸡,成长为产蛋鸡,要到夏季了,气温高了,鸡的产蛋量降低,影响收益。驻村工作队不断做王少峰思想工作,“养殖乌鸡目标不能变,而且要采购刚开始产蛋的乌鸡,买回后可以很快产生经济效益。买鸡的费用不用担心,学校全包了。”

驻村工作队为王少峰算养乌鸡的经济账

村上和驻村干部齐动员,不断扩大信息搜索范围,最终打听到,在50公里外的蓝田县三里镇有乌鸡卖。

这时王少峰在西安打工,由于工地疫情防控,无法去蓝田县考察购买乌鸡。驻村工作队几位同志毫不犹豫开上自己的车就出发了。现场查看了乌鸡生长情况,问清乌鸡喂养、防疫等管理细节,驻村队员预付了订金,签好了合同,回到铁王村,天已经黑了。

王少峰后院养殖的乌鸡

逮鸡的日子,王少峰要自己开摩托去。驻村工作队考虑到逮鸡运鸡时间须在夜晚,从铁王村到蓝田县三里镇都是山路,路陡沟深,开摩托走这么远夜路太危险。“我们开车,咱们一块儿去。”

乌鸡买回来了,大家仍然不放心。学校党政办公室的党员们又给王少峰家捐资1000元,让他买鸡饲料;驻村扶贫工作队的同志也向他明确表示,卖不了的鸡蛋和更新换代的鸡,可以帮他包销。王少峰的妻子高兴地说不出话来,心里充满了对党和国家扶贫政策的感激,眼里是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

问及今后的打算,王少峰信心十足,指着家门前一块空地说:“政府和你们这么帮我,我要争气。准备把养鸡规模扩大一些,日子定会越来越好。这里是为以后预留的小车停车位,现在还实现不了,但我们一家有这个梦想,相信以后会实现。”

上一篇:已经是第一篇了

下一篇:西北政法大学借脱贫攻坚打造思政育人大课堂